茯桐

主欧美,偶尔爬爬墙

【震京】张大夫和吴师傅【三更完结】

       不知什么风言风语传开,武林大会要在这穷乡僻壤召开,吴师傅的大徒弟风风火火地跑进来,嗓门大得把鸽子都惊飞了几只。吴师傅笑呵呵地把鸽子聚拢到一起,斥责了大徒弟几句。话音还未落,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从巷口疾驰而过,一缎白绸在空中飞扬,上书“青云派”三个大字。那明明晃晃的笑容随着人马的消失,僵在了脸上。 

       人马跑过半响,张大夫才从医馆里走出来,瞅瞅扬起的尘土,又瞅瞅愁眉苦脸的吴师傅,眉梢吊起,似笑非笑。

        “过来。”张大夫冲吴师傅招招手,少有地先开了口。吴师傅依旧靠着门柱,头也没抬,沉浸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。 

       “过来。”张大夫提高了音量,对面的馆主一个激灵,望向医馆。

        “今天我烧了饭,过来尝尝。”

       吴师傅喜出望外,刚刚的困扰似乎被抛到九霄云外,眉毛弯弯的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医馆和武馆之间不长不短的距离就这么被他跨了过去。

        “什么菜?”

        “家常菜。”

        “有炒蛋吗?” 

        “有。”

        “好吃吗?” 张大夫被问得烦了,捂上吴师傅的嘴,拽进屋内,“好吃不好吃,你自己尝尝就知道了。” 

       吴师傅从医馆走出来的时候,月亮已经高高挂在天上了。医馆的大门敞开着,张大夫站在台阶上,注视着吴师傅推开武馆的大门。 “别走。”张大夫喃喃吐出两个字,可声音太微弱,在空中没传多远就散了。吴师傅只顾着插上门闩,在他看来,张大夫只是一如既往地看着月亮发呆罢了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朝廷的诏令就发下来了,一队队官兵驻扎在野外。虽说武林里的事和当官的没什么关系,但平民百姓们总需要个照顾。一个细瘦的太监站在临时搭起来的台子上扯着嗓子高喊着注意事项,挤挤攘攘的人群密不透风,所有人都在拼了命地往前挤着想一睹朝廷命官的风采,只有张大夫和吴师傅站在一棵柳树下,躲避烈日的曝晒。 

       “又来了一个门派,”吴师傅张望着,揪着张大夫的衣袖让他往路边看。一行红装女子正踏步走进一家饭庄。“好像是慈仑那一伙。”张大夫喷了喷鼻子,不屑一顾。 

       “这次的集会请的人很全嘛,连那些只闻其声的门派都请来了。这个盟主还是挺能干的。”吴师傅拄着下巴,唠唠叨叨,张大夫抱着臂,几不可察地笑了一下。 

       布告的太监在卫兵的簇拥下走下台,钻进轿子,如同来时一样张扬着离开了,人群渐渐散开。吴师傅和张大夫望着天,时不时说上几句话,直到夕阳西下,才各自回家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      第二天一大早,张大夫还睡眼朦胧地躺在床上,一阵敲门声就把他从睡梦中惊醒。张大夫的起床气远近闻名,真正出名还是在他把一个凌晨求诊的病人甩到武馆正厅的时候,当然,那次诊金是张大夫自掏腰包。 

       张大夫披散着头发,只套着一件外袍,怒气冲冲地踹开卧室的门,吴师傅就站在门口,睁大眼睛瞅着他。

       “你怎么进的大门?” 

       “大门没锁,我就自己进来了。” 张大夫气得牙根痒痒,终是没出手,因为他看到吴师傅背着包袱,穿着斗篷,俨然是出远门的样子。吴师傅向前迈一步,张大夫愣着神,向后退一步,两人就都站在张大夫的卧室里了。 

       吴师傅把门扶正,卡进门框,就当是关上门。张大夫坐在红木椅子上,手握着茶杯,眼神凌厉,盯得吴师傅直发毛。

        “我要走了。”吴师傅吞吞口水,站在门口,虽一身武生装扮,却像个受训的孩子。 

       “去哪?”张大夫倒了一杯冷水,坐在桌子后,虽只身着亵衣,却像个严厉的教书先生。 

       “只是换个小地方住,另一个镇子。”

       “你的武馆怎么办?” 

       “四泽已经够资格当馆主了,他很吃苦的。”吴师傅谈及自己的大徒弟,沾沾自喜,张大夫冷哼一声,那点笑意被硬生生阻断了。 

       “你在躲什么?”张大夫平淡地问道,吴师傅张张嘴,却被一声尖利的摩擦声打断了。张大夫蹭地站起来,步步直逼吴师傅。

        “当年八大门派攻打擎天崖,你没躲;十几个绝顶高手围攻你,你没躲;我追了你整整三年,跑遍不毛之地,你还是没躲。这次,你在躲什么?” 

       吴师傅瞪大眼睛,耸起肩膀,夹在张大夫和木门之间。 

       “他们仍在谈论当年的魔教教主,就像谈论一个死人。”张大夫微微颔首,直视进吴师傅的眼睛,“你不需要再躲了。” 

       “那当年的武林盟主呢?” 

       张大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不同于往日清冷的笑,这次是那种眉毛弯弯,嘴角勾起的笑。

        “和魔教教主一样,摔下悬崖,死无全尸了。” 

       吴师傅长吁一口气,浑身的紧绷感消失了。他转过身,把木门搬到一边,一边往外走,一边念叨着:“这次四泽该埋怨我了——”没等他跨出门槛,手臂就被人拽住,转了一个圈,又回到之前的地方。 

       张大夫把吴师傅的包袱和斗篷往地上一扔,又顺手扒下了那一套外衣,只给吴师傅留下一条白晃晃的裤衩。在吴师傅吓呆在原地的当口,张大夫揽着吴师傅结实的肩膀,钻进被窝。

        “天还早,再陪我睡一会儿吧。” 

FIN

评论(12)

热度(33)